走戊

可以被叫咸鱼但是不能做咸鱼。

【武华】倾慕(二)

接之前的文(本懒人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把它码完呜呜呜呜)。欢迎收看“拐一个小华仔要从娃娃抓起”特别系列节目(bushi)。(注:含一点点楚萧,真的只有一点点)
8
武当(吴越)╳华山(花笑尘)

   华山,作为名门正派之一,独特的一点就是这里天高路远,常年飘雪刮风。而每一位华山弟子,在入门之时都要被他们某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师兄踹下龙渊,感受上天一般的舒爽(据说)。这些东西是吴越从山下的百姓那里听说的,所以他对花笑尘的出现莫名感到新奇。就算再怎么成熟,他也终究是个孩子,有好奇心是难免的。
   于是在第二天花笑尘带着酒找来的时候,他的关注点不是8岁的孩子不能喝酒,而是他为什么没带胡辣汤来。
   “胡辣汤?你想喝这个?”
   “对啊,不可以吗?”
   “当然可以啊!只是……我师门有条律,胡辣汤是禁止给外门弟子喝的。不过我师父说可以把配方给你们,你回去做就好。”
   “好吧。可是你把配方给我,按道理不是更不允许吗?”
   “我也不知道……算了,我师父说可以就可以!你听好,需要备好××××××和××喔,×××是关键,这个一定不能缺的!然后就是把×……”
   “停一下停一下。你说的这些,我完全没明白。”
   “哎?没明白吗?那我再说一遍,哎呀,就是把×……”
   “好了,我知道你师父为什么允许了。我们还是继续打坐吧。”
   “喔……,行吧。”
   ……

   六天的相处陪伴让两人更加熟悉,但花笑尘始终不忘提醒让吴越拜入武当。而吴越的确在第七天就离开了华山,却并不是因为花笑尘天天在他耳边聒噪不断。他自小便被爹娘训好了心性,除非是新年的鞭炮在他耳边炸开,否则他一个人可以打一天的坐。可是花笑尘的出现是始料未及的,他从两人初见后的第二天,就做不到自己安安心心冥想了,这使他非常恐惧。他花了六天时间去调整,可这种情况却越来越严重。花笑尘没来找他,他会想这家伙为什么还不来。他想,这是朋友吗?可自从爹娘去世之后,他便没有了和人家交朋友的心思,况且华山这地方,又有几个小娃子会整天待在这里。他不是没有想过下山,可是华山毕竟是爹娘最后停留的地方,他想,留在这里尽尽孝总是好的。
   可现在呢?
   他想走。
   或者不如说,他想逃离。

   第七天,吴越离开华山,拜入武当门下。

   第七天,花笑尘带着酒来到山头,四下遍寻无人。那天华山飘了一天的雪,他在山头坐了一天,带来的酒从烫手的温度渐渐变得冰冷。这一天,他没有喝酒,也没有再像往常睡去。他或许猜到,他是去武当了。但他依然在那里等,他想,万一,他是迷了路,或是因为别的什么,以后回来找不到他可怎么好……

   “吴师兄……”
   “嗯?”
   “薛师叔在看你……”
   “嗯,我知道。”
   “呃,师兄你知道我是什么意思吗?薛师叔感觉很想给你吃斩无极哎……”
   “无妨,师叔要来便来,不来便罢,咱们走自己的就是。”
   “好,好吧。”

   十二年,吴越早以习惯武当的生活。他从刚刚入门的弟子,到现在已经可以和闻师叔对拼,不过闻师叔总会让他三招,他也从没有直面问过,就像他每天陪同师弟去做早课时依然没有束冠,并踏着一双简简单单的布鞋从薛师叔面前走过一样,做什么都喜欢按自己性子来,硬要说理由,也只会抛出一句“从小养的”,让许多师弟崇拜,也让许多师兄无奈。
   岁月雕琢了时光,刻下了当年8岁孩童挺直的背脊,也把人的模样修整得愈发好看。曾有师弟红着脸向他斗胆提出双修的想法,也曾在巡山时被女香客羞涩地跟了一个时辰。对于这些,吴越把能拒的拒了,拒不了的也还是保持他原来那贯随性的作风,人家见他实在无意,也就悄悄放弃了。
   可夜深人静之时,他总会坐在自己的屋脊上,趁着月色,抚摸着手里的一支箫。他从师父那里学会了箫,但他独独没有吹过这支,他十二年来所做的,只是一遍又一遍地抚摸,并把箫口在额间和唇上轻触几下。有一回被半夜如厕的宋居亦瞧见,被问及于此,他回答:“这支箫,是我一位故人之物,我珍惜它,是想再遇到这位故人之时,能够对他同样珍惜。”小宋道长在如水月光下,恍惚想起,掌门在望天的时候,好像也是这般神情,但掌门的眼神太深了,除了这些,貌似还有别的什么……嗨呀想这么多干什么,如厕如厕!

   “哎哎!都好好清理一下自己的衣物!最近不知道为什么华山上来了这么多贼,别怕是丢了东西,没了我可不帮你们赔!”
   “我说谷师姐,你说咱华山这么穷,为啥贼比武当那边还多?”
   “你要嫌自己太闲了,不如把你房里的东西都给我,我帮你保管。”
   “啊不不不师姐,怎么敢劳烦您呢我错了我这就去收拾!”
   “哼,还算手脚利索……花师弟!你过来!”
   花笑尘停下手里的活,跑过来问道:“谷师姐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啊我自己东西已经理好了没有丢东西,师姐放心吧!”
   谷潇潇瞥他一眼,继而弹了一下他脑门儿:“还说没丢东西?你原来一直别在腰上的箫呢?”
   “箫……不就在这吗?我哪有丢箫啊?”花笑尘将自己别在腰上的箫抽了出来。
   “不是这支,是你小时候那支。因为那支箫是掌门亲手赠予你的,款式花纹都与其他弟子不同,且整个华山都只有这一支,所以格外珍贵。你从8岁那年好像就没有再佩戴过了,有一天从外头回来腰间就没有别任何物品,我当是你落在哪个睡觉的小角落了,那时候华山还没这么多贼,我托人提醒你注意一下也就罢了。现在呢?十二年过去了呀师弟!我以为你早就找着了,结果还是丢了!”
   “呃,对不起呀师姐,那次……我也不知道怎么会丢了,本来以为那是普通的箫呢……所以也没怎么在意。”
   “普通的箫?!你不知道那是……好吧,估计你那时候又躲出去了,真是不知道该怎么罚你……”
   “……师姐我现在就去帮师兄弟们干活!”

   箫不见了……我记得那天我应该是从那个山头回来的呀,能把我的箫拿走,也就只能在我睡着的时候了。睡着……莫不是他拿走了?

   “哎?花少侠又去山下等人?”
   “是啊大婶儿,我带了好酒来,不如来尝尝?”
   “没事儿,婶儿自己有,你来来回回,也有十多年了,这人等不到啊,就别等了!我们华山天高路远,除了武当讨债的又有谁会特意找上门来!不如听婶儿的,回去好好歇着,或者下山历练历练,况且你又生了一副好面相,下山说不定还能结识几个……叫什么来着……啊对!红颜知己!情况绝对能比现在好!”
   “哈哈谢谢婶儿挂心,只是我等不到,大概也没心思歇着……走了啊!”

   其实我自己也不明白,明明是我让他走的,可他当真走了以后,我却想盼着他能回来……

   你若是真的拿走了我的箫,也该把它还回来了吧?

  

【武华】倾慕(一)

武华自设,如果ooc了请各位读者大佬们海涵,那么在下开始献丑了_(:з」∠)_

当你思着一个人时,你会想要逃离他吗?当你念着一个人时,你会在纸上把他的名字划掉吗?当你爱着一个人时,你会选择连死亡都迁就他吗?
答案自在心中,不必说,不可说。

武当(吴越)╳华山(花笑尘)

﹊﹊﹊﹊﹊﹊﹊﹊﹊﹊﹊﹊﹊﹊﹊﹊﹊﹊﹊﹊﹊

   “越儿,吃饭了。”
   “哎!娘!来了!对啦,今天来家里的那帮人是谁呀?爹在房里都和他们谈了一个时辰了才出来,而且他们的佩剑……和我们的不一样……我总觉得,他们,会加害……”
   “越儿,娘跟你说过多少次,不可在背后嚼人舌根。况且,他们是名门华山的弟子,在诸多地方都有帮助我们,应当感谢人家才是。”
   “可是娘你每次都不让我跟他们说话,连端碗茶都不行,这又……”
   “好了,坐下吃饭,你爹该回来了。”

   好久,没有做这样的梦了。
   5岁的吴越,在经历丧失双亲的沉重打击之后,留在了华山。“双亲生前十分看重与华山的情谊,不加思索便赶去那个属于风与雪的地方,在助华山一役中却不幸丧命。”这是吴越记忆中对整件事的印象。三年来,他已经学会如何不需要山下百姓的帮扶而独自挺过一个又一个难关。如今,他已8岁,爹娘的教诲依然盘旋在耳边。可他已经没了爹娘,除了在华山山下整日整夜地冥想打坐,实在不知道还能做些什么。
   毕竟,爹娘从来没有挑明要他上华山拜师。他们不说,他便也不问,这是他们之间渐渐形成的默契,他的性情也越发得像他们一般,随性,却可以做到不怒自威。所以至今没有孩童愿意同他一块玩耍。
   今日,他依然在原定的山头冥想。
   可是今日,这原本孤独的冥想却是有人陪伴着的。

   “花师弟呢?”
   “不知道啊?”
   “这家伙估计又躲那个堂的房顶上学齐师兄喝酒,才8岁,能喝出个什么来?”
   “算了,先不用管他,人家跟你我可不一样,5岁就已经入了内门弟子之列,才三年,轻功就已经出神入化,你抓得到?而且他一般不会离开华山,应是不会有什么危险的。”
   “那……行吧,先解决这帮讨债的再说,师姐已经叫我们了。”

   誓剑石屋顶。
   “唔……这是哪位师兄的酒啊?后劲儿真大,我都睡了……嗯?!我睡着了?!”
   花笑尘在御剑匆忙赶回的路上,向下瞟了一眼,对于从没见过如此装扮的一行人感到十分好奇。发冠竖得高高的,衣摆在山风中旗帜一般猎猎作响,手中并没有剑,背上却装着剑匣。花笑尘以往从没亲眼见过武当道长,他在华山的几年都是将哪位师兄的酒好喝,哪个屋顶比较好睡尽数摸了个清楚。再加上他年纪尚小,还未产生过云游天下的想法。
   回去之后,师姐告诉他,那就是全华山的债主——武当。
   债主?这么不佳的词汇,要用在那样的人身上吗?花笑尘如是想,却在师姐面前保证与他们武当保持距离。
   唉,师姐他们都太紧张了,一个个都忙着理清账务,还是去山下溜溜好了。花无尘左冲右突,企图找到一个理想的躲藏点以备不时之需。
   他的眼角捕捉到一点飞扬的衣摆,不知为何,他竟不舍得将头转去,仿佛那是他不舍亵渎之物。可他还是看去了,在那一刻,仿佛时间停止,8岁孩童挺拔却消瘦的后背占领了他全部的视线。
   明明和我一般年级,为何我会认为,他穿刚才那些人一样的道袍才是最合适的?
   花笑尘有那么一刻想跑,他不知道这后背若是转过来他该如何面对,可他更不明白他竟是想留在这里,看着这风雪之中的人,和他一般大的人。

   花笑尘走上前,在吴越面前蹲下,在他面前挥了挥手,在确认并没有得到一丝回应之后,他在他身旁一屁股坐下来,望着飘雪的天空发呆。
   冥想这么好玩儿么?搞不懂武当的人……
   等等,为什么我会觉得他是武当?不对,看打扮他不是任何门派的弟子,我怎么会认为他是武当……不对,他就应该是武当!
   这么想着,花笑尘决定等身旁的人睁眼再告诉他这件事情,好像不说心里就不痛快。

   吴越结束了日常的冥想,拍拍屁股准备走人。但他没有想到,自己今日的冥想,却是一直有人等着他睁眼的,甚至,等到睡着。
   “呃……怎么了吗?武当又来讨……”
   花笑尘迷糊之中看见面无表情的吴越定定的望着他,瞬时清醒了大半。
   “你是华山弟子?”
   “呃嗯,我……我……啊我有想告诉你的事情!”
   “什么事?”
   “你去拜入武当门下吧!”
   “……你睡傻了?”
   “我今天看见武当的道长了,我好像有点明白师父说的仙风道骨是怎么个意思了。我一看到你,就觉得你跟他们一样,不,好像……比他们还要合适,你去了武当,一定会有大出息的!”
   “……我知道了,谢谢你,我会考虑的。”

   吴越不是没有听说过武当,只知道他们与朝廷有些许瓜葛,爹娘向来对政事没有兴趣,他也就没有正经研究过这个门派。如今花笑尘一说,他本想回答“可我没兴趣”,却不知道为什么,花笑尘在风雪之中亮亮的眼睛让他说不出口。尤其是他的笑,寻常百姓的笑他见过,爹娘的笑也见过,却都不似这般,好像摄人心魄,却愿意沉醉其中。

   “你明天还来这里冥想吗?”
   “嗯,你也要来?”
   “多一个人陪你打坐多有意思,而且我还要劝你去武当,所以一定会来!”
   “那,无妨,来就来吧。”

  

始终把他当做自己的儿子看待而不是代入自己,我相信他也有他自己的情感,我是真的不后悔去玩这个游戏。

如果你的食堂阿姨(或师傅)某一天换成了刀男【三日月篇】

小脑洞,纯属娱乐,另外请各位小伙伴们好好吃饭哟٩( 'ω' )و


  我是一名审神者,是的,没错,就是那个坐拥一打美男的啊噜叽!如你所见,爱岗敬业、英明神武的我此刻正坐在教室等待墙上的钟显示那一刻——快了,快了,还有一秒——
  “下课时间到了,老师,你们……”你们先等会儿,都别档着我们学生吃饭啊啊啊啊!我狂奔出教室,脑子一团乱麻,丫的,这数学课上得老娘肚子都饿得受不了了,今天绝对要吃点好的!
   听说今天食堂有蒸蛋和荷包肉,我的妈,百年一遇啊!于是我加快脚步跑向食堂,奇怪的是其中一个窗口排起了格外长的队。
   肯定是那里的菜比较好(然后我就毫不犹豫地去排队了)!!
   要不是因为有好吃的,这种世纪长队我才不想排呢!……终于,到我啦!我低头去拿饭卡,嘴里还不忘豪情壮志地说道:“阿姨!多打一点!”
   “哈哈哈,自然会让小姑娘吃饱的,不过不是阿姨,是爷爷哦(❁´◡`❁)*✲゚*”
   嗯?!什么情况?!
   “你,你怎么,不是,你咋过来的?咋来我学校……”我顿了顿,又试探道:“b站老年夕阳红俱乐部里又没人带你玩啦?”
   “不是的哦,原本看见小姑娘你日夜操劳,怕你在学校吃不上好的,便想来给你改善伙食……你看,爷爷我花了好多心思做的呢!”说话间他拿出一大——摞饭盒,满面笑容地递给我。
   “……”
    一句谢谢你和mmp卡在嗓子眼说不出口(但还是要保持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
   “但是不知怎么,好像迷路了,碰巧觉得这里的人做的事挺有意思的,便帮他们管了这里的工作。只是有些不明白,明明那边的菜更好一些,不知这些学生为什么还偏偏要跑到我这里来,有些还硬让我给她们写名字,我明明是小姑娘你的近侍,应该只给你写名字才对啊。”
   “没事,你别太招摇就好。”这还不算招摇?!
    微笑中透露着疲惫_(:з」∠)_
   “我说,你能不能让开啊!后面的人还要打饭呢!要聊天一边儿去行吗?你知道我们后面的人等了多久吗?明明有饭吃还偏偏要排队堵在这里,你什么意思啊!!”
   “呃,对不起,我没注意……”我连忙让开身子。
    下一刻却撞上了三日月温暖坚实的臂膀,下意识抬头,见他眼里泛着冷冷的月光,却不是对着我。
   “这位小同学,说话请注意分寸,尤其是对我家姑娘。”
   “哟呵,怎么,你心疼她了?秀恩爱也不要这样好吗?别以为自己长得挺好看就有理了,我偏不服!说到底你是从哪儿来的呀,这细皮嫩肉的,怕不是被包养之后给人家踢出来的吧?”
    我💢(准备撸袖子)
    嘿我这暴脾气!说我可以,不许玷污爷爷!!
    三日月见我要动手,暗暗地握紧了我的肩,冷静而不失力度地开口:“小同学,我劝你还是从这个窗口完美地滚出去吧。我认为,阻挠其他同学吃饭的正是想要吸引我和其他同学注意而满足自己主角欲的你吧?我与我家姑娘才说了两分钟的话,这期间我一直留意食堂的座位——它是没有空位的,原本话毕之后刚好走了一波,可以让同学们吃上热饭,可你刚才的举动又拖了不少的时间,你又有什么资格来吼我家姑娘?”
    我的天!这个……这是看溯行军的眼神啊!
    ………………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我还能说什么?一爷在手,万事无忧!啊啊啊我要给爷爷打call!谁都别拦我!
   “切……”她似乎终于忍受不了周围同学的议论轰炸,转身走了。
    为避免再起不必要的麻烦,我只好拖着三日月到处找隐蔽的地方吃饭,他还是笑着静静地看着我吃,尽管我吃得并不雅观——
    丫的!要什么雅观!老娘现在才吃上饭!而且脑子比上完数学课更乱了!我就想单纯地吃蒸蛋和荷包肉而已啊!这么难吗!隔了这么久都不饿啦!好气啊!!
    (ノ=Д=)ノ┻━┻
   
    END


不知道会不会有其他刀男的,如果有小伙伴想看的话可以说出来哦~感谢各位的阅读(❁´◡`❁)*✲゚*(可以一直从开头看到结尾,真的很感激)

七夕贺图~
大家七夕节快乐哈,虽然就快要过去了(ノ ○ Д ○)ノ
在这个重要的日子里,作为一个鹤一期厨,必须要干点什么呐!所以我就画了一张比较纯洁的图,因为我不会画车_(:з」∠)_(请不要在意后方的桌布,为了全部拍下来只能让它也入个镜)
其实我真的很想很想板绘,看上去会明亮一些,还能上色,但是学生党买不起啊(ಥ_ಥ),所以点进来的小伙伴就将就一点吧~(这可是老娘花了一中午还放弃了睡觉冒着下午全是理科课所以有可能打瞌睡的风险画出来的呀岂可修(ノ=Д=)ノ┻━┻)
鹤一期赛高!
明年就换成写文吧~各位小伙伴们请多指教(⑉°з°)-♡

今天美术课上画的一只鹤球,打算把它作为考试作品交上去。果然业余的就是业余的,还是不太像啊……不过由此表达一下对鹤球的爱,婶婶会一直爱着你的哦(❁´◡`❁)*✲゚*
(第一次发图好激动,好想再画画别的刀啊,有时间一定要画!……我还是赶紧去写作业吧_(:з」∠)_)